说给七曜聚聚和聆雪聚聚

一些回应

???这个叫回应和石锤??你很聆雪,希望下次把cwb看看清楚8,您说的屁话cwb都有对应别睁眼瞎。ps:你既吃叶喻又吃喻黄当然看不出双重回响有夹带咯

琢雀:

老样子,希望长条君给我一个推荐,今晚也一样的爽。




其实很多评论讲的都是我已经讲过的问题,很多又不知道我想表达的是什么,一开始确实每个都想回复,写完论文一看全是类似言论,就并不是很想回复,但是负责任一点我还是挑几个聊一聊吧。


希望你们摸着良心讲,除了涉及到长条君本人的某些言论,我昨天那篇有哪一个字不理智吗?没有。所以希望不要过度关注我的某些垃圾话。毕竟写这么多东西很累的。


为了使全文中心更加清晰,我会经常重复我的观点,以免出现昨天那种让我非常悲伤的,感觉自己大部分都白写了的惨剧。






 @说给七曜聚聚和聆雪聚聚 


在我说一切之前我想先聊一聊长条君,你看我一直都很文明的对吧,您一口一个狗,我也很无奈呀,不过因为在网络上就不对自己言语负责这种事我还是做不出来,就礼貌地陪您再聊几句好吧。


我底下这么多你断章取义的例子,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呢。我承认,上一条写到最后的时候我是写high了,随口说了一句排版怕不是花钱的,但那是重点吗?重点是中间的那几千字好吧。正常人被冤枉之后第一反应都是为自己辩解,怎么到您这儿就是攻击我的短短的一句话,或者是攻击与我这篇攻击您文字毫无关系的某评论者呢?


还有什么聆言聆语,拜托,别的不谈,我这儿对于您的指控好歹也算半个实锤了,你好歹回复一下啊?回复也不要用虚无缥缈的东西嘛。你看我一个文科生都跟你扯逻辑了,你要么用逻辑反驳我,要么就承认,无法反驳就是无法反驳嘛。




最开始我先明确一下我上一条的主题,我从来没说过,发生这种事情,七曜和聆雪一点问题都没有,不可能的。我的关注点在于这件事情为什么会搞成现在这种样子,以及它是否真的应该搞成这种样子。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看到七曜那几行就兴冲冲地打开评论开始为落哥抱不平而导致没有看到后面的内容,或者说一打开它就兴冲冲地翻呀翻呀想去看七曜那一块儿而没看我写在最前面的写那一长条的理由。


我觉得我已经尽我所能想写的很清晰了。希望你们都去看看上一条最开始的时候我说的一些东西。


如果懒得看的话,我再重复一遍。我写那一篇理由有三,一是人身攻击过于过分(这个我记得有姑娘反驳,待会儿来聊),二是长条微博抽奖,疑似居心不良,三是有人攻击聆雪的文字。


我ballball你们抓住重点好不好。


所以在文章开头确认一下中心思想:长条君断章取义攻击聆雪是不对的。


够清晰了吧?




最大的争议关于七曜,我真的不想多说了。在一开始我就说了,我个人并不喜欢他的举动,也从来没想洗地。关于他的就这么几行,还真不是重点。有姑娘质疑说他才是主角。是啊,也许对于事件来说他是主角,但在我这儿不是啊???我只是想给你们欣赏一下长条君是怎么断章取义颠倒黑白,并谴责一下类似“死妈”“狗”之类的人身攻击的。


我ballball你们抓住重点好不好。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现在聆雪不出本了,他与七曜之间就没什么关系,如果你是专门为生铁落和七曜这事儿找来的,冤有头债有主,哪儿来哪儿去吧。


顺便,应七曜要求,因为不想继续连累聆雪了,希望待会儿我之前那一条的内容会删掉然后换成他声明的链接。虽然我觉得也不必要,反而会显得好像我后悔之前的言论想赶紧删掉啥的,但还是尊重他的意见。


来,帮你们总结一下上面一段的内容。没帮七曜洗地,你们爱干啥干啥,别在我评论这儿搅乱视线。再重复一遍观点,长条君断章取义攻击聆雪是不对的。昨天的那一大堆真的是理性分析,请你们不要胡乱分析我的理性分析。


你们人太多了,不想一个个@了,希望你们能看到吧。


好了,这样已经解决了60%(或者更多)的评论了。这就是我沮丧的点你们知道吗,我认真地摆证据说逻辑,结果你们跟我说七曜。很沮丧了好吧。




接下来的就没什么逻辑了,我评论翻下来看到哪儿回到哪儿。


 @司空流尘 


真是对不起啊姑娘,第一个就点你。主要是你这个评论太无赖了。你说你有这么一个观点要发表,然后你特意找了一个公共场合,大声讲出来。你知道这里一定有不同意你观点,听了你的观点觉得非常恶心的人,但你在开头就跟大家说你们不要回复我噢,有气也给我憋着噢。


这不是很无赖吗???你又希望恶心到我,你又不让我反驳你,啥意思啊这是???凭啥啊???


不过还是暂且尊重你,不谈你的内容,只是希望日后你稍微将心比心一下,不要太独生子女。




@哒哒哒,对不起,艾特的时候没找到你的头像,然后你的id又太长了,手机上看不完。


首先“抽奖只是想让大家知道”。我.......


你知道我大号关注了多少人吗.....来自各个领域的699位大佬,全职在其中占的比重不算小,但是耐不住我杂食啊,喻黄只是我关注中的一部分。而且我从来不刷tag.....


你说在这种情况下我都能看到,谁看不到?


你以为那些从来不花时间刷首页关注刷tag的人会去买本子???


不好意思这里思维可能有点跳跃,为了让你理解,我这么说吧,我以自己为例子,塑造了一个并不是很关注圈子的形象。像我这种人都多次刷到这个消息,证明抽奖并不是使人知道这件事的必要举措。也许有小部分人比我更不关心,但是他们不可能买本子。


很清晰了吧?


其次,关于洁癖。原谅我理解能力差,因为我真的还没有get到聆雪到底哪里不尊重洁癖了。聆雪这个号里有发过喻黄之外的内容吗?没有吧?


我想了两个可能性,一个是他在贴吧写叶喻。这跟你有什么影响啊....要不是这次被扒你说不定到死都不知道....敢问为什么会觉得恶心....


你说我不能理解洁癖,但我理解清真啊(这里不是嘲讽,认真的)。我就拿清真举个例子。你说我不吃猪肉,没事儿啊,我作为你的厨师,给你端菜的时候不给你猪肉,但是我私底下觉得猪肉烹饪是个很有趣的东西,我在另一家喜欢吃猪肉的雇主那里烧个猪肉,你难道要打死我?


第二个是出本有个all黄staff,这又怎么了啊....他又不为这个本子画all黄....有时候真是难以理解你们的脑回路。


当然,这两个只是我自己的猜测,如果有什么其他原因请告诉我....戏精什么的就算了,上一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戏精的是长条君。




 @PandaMiki 


“对于一开始的一二三,自作自受”


自作自受个头啊自作自受,还一二三都是自作自受。


一,我就举个简单的例子吧,你上课抄别人考试答案,然后全班同学齐声说你今天断手断脚死妈了吗,你告诉我自作自受???


二,我说长条君微博抽奖,你跟我讲自作自受?不懂你逻辑。


三,我说你们不应该贬低文字本身,你跟我谈自作自受?三岛由纪夫这个人在战后还是主张战争,并且希望再发起一场战争,好解放亚洲,你怎么不向全世界说这个人写的东西都是垃圾???


另外,你说瞒着不是对别人好,但我对别人不好了吗???我平时用一个温文尔雅的qq号与朋友联系,但我私下是个bdsm热爱者,有另外一个qq号和我的狐朋狗友联系,关你*事?你管这么多,我到底碍着你了?你还非要把我另一个号扒出来,跟全世界说,看!这个败类!表面上看上去温文尔雅,居然喜欢sm!


???关你啥事???




 @Enchanter 


那啥,我只想说,我都已经说我是阴谋论者了,又没说是事实......


而且我觉得我也没做错啥,我diss别人都是凭逻辑,我说他断章取义,这有问题吗?


不懂我哪里无耻了,我又不是凭那一句臆测就给他定罪,不知道您为什么要把我的行为和人身攻击并列为无耻。真的很伤心了。




 @феникс 


我这难道还不算收集了大量的resources???中间不全是您要的resources???不知道哪里有漏洞,希望您能指出......


七曜相关就算了,真怕您又扯上他。想聊他就回到本文开头再看一遍,我这儿聊得是长条的断章取义,谢谢您嘞。




 @博爱のeiko


 他本人是杂食。但他本人是杂食跟你有什么关系。网上的东西本来就是这样,我愿意让你看到什么就让你看到什么。在这里我想让你看到一个喻黄洁癖的我,我也没有做任何与喻黄洁癖不符的事情,你为什么非要管我内心是不是真的喻黄洁癖。




 @涸辙有墨 


首先非常感谢你....不管你的发言是不是真的有逻辑,但是你是第一个显得很有逻辑的人!


1. 原谅我的理解能力,我看的不是特别懂。是说聆雪欺骗了你们,在喻黄里夹带叶喻吗?可我怎么没看出来呢????我得说,我吃叶喻也吃喻黄,我咋没看出来里面有夹带叶喻呢.....而且已经说的很清楚是喻黄only了,再脑补难道不是你们的锅吗....


啊,鲁迅文章里的窗帘为什么是蓝色的,因为表达了他忧郁的情感.....


(ps没看懂的主要是那句“借文字谋取cp党的信任,再用文字攻击cp党,文字如果不是死的,可能会诈尸”,如果您不介意,可以向愚钝的我再解释一遍...)


2. 抄袭,七曜,见文首


3. 包庇抄袭。这点聆雪其实想法跟我差不多,就是这个作为一个很久之前的订单不受退圈约束,且G图无盈利,所以只要G图不抄袭,为本子画图本身没什么毛病。至于装萌新等我也很烦的举动不在本题讨论范围之内。


说的清晰一点,与聆雪没关系。


4. 原罪归原罪,一我没看出来哪里欺骗,一直都是你们自己要扒拉那些本来就没打算给你们看的东西,二七曜的事儿先靠边,三如果这次的参本是盈利的,且图是抄袭的,那你这个才成立。


5. “且不论人身攻击有多么恶劣,它往往还能被当作回击你的武器”


这边我真的是要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你丝毫不在意你随手打的一句话可能对别人带来的影响,所关注的仅仅是可能会被当作回击你的武器,社会社会,佩服佩服。




 @夜 


这个麻烦你自己去找聆雪吧,虽然我认为他做得没错。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是建议你再多看看自己的言论是否合适吧。




 @oO鲛人久卧岸畔Oo 


宝贝,我来教你怎么解读别人的例子吧。


入狱代表做错事,受到惩罚,且大家都知道(记录会写在简历上)。


对应七曜做错事(过度借鉴),受到惩罚(口诛笔伐+删号),且大家都知道(这我就不说了)。


请问问题在哪里.......


具体问题请找七曜,我只是想帮你理解一下,over。




 @露西亚 


夹带叶喻没看出来,亲口自爆我是真不知道。请问有截图吗?


我懂你意思,但我都没看出来,能不能给我一点细节或者证据??要不然你这样光讲我都不知道回复你什么。




差不多结束了,就这样吧,有什么问题明儿再说。不过也比较烦了,反正这也就是个小号,弃了就弃了。


顺便我之前看到有人说挂人不曝大号显得非常没有诚意。没问题呀,只要长条君自爆我就也曝噢。不过长条君对于很多事情这么了解,入圈时间怎么着都超过两年了吧?不接受小号顶替噢。


本演讲选手非常想去报今年nsda的辩论了。

说给某批判聆雪的长条君

还有原po傻叉少造点谣,我家排版妹子是自己人。你没这个本事做个排版就说收了钱??笑死我了,废物真的很喜欢狗吠呀

琢雀:

不占tag了,免得打扰吃粮的各位。


仅圈一下当事人 @聆雪  @说给七曜聚聚和聆雪聚聚七曜不想@了 ,不是主角


顺便不管您有没有反驳的内容,希望长条君给我一个推荐,太爽了


刚刚看了一下本文主要批判的长条居然还删掉了,现已转发到我的lof,可点开主页观赏。


 排版好像有点问题,不想管了,看得懂就行


有关注聆雪太太,还挺喜欢他的《双重回响》的。所以一开始真的很懵逼。有几句话想说说,大号全职无关,所以用这个刷文小号说两句。因为比较中老年所以很多功能都不会用,评论原文摘录等都是手打,若有瑕疵,还请包涵。


本人并非喻黄洁癖。


 


刚刚把tag热门里那个“七曜聚聚聆雪聚聚”看完了,稍微总结了一下,就是说七曜抄袭,说好了退圈还开小号接图;聆雪包庇,他本人还是个戏精。


 


是这意思吧?


 


最重要的东西放在最前面,在从一个(自认为的)理性的状态为他们两位辩解几句之前,我想说几个让我特别不舒服的事情,也是我决定发这一条的主要原因。


 


一:聆雪所受到的人身攻击。必须承认,在一开始看到聆雪的回应帖中的那几个非常过分的私信之后,多疑的我有思考过“聆雪是一个戏精然后自己自导自演了这一切”这个事儿的可能性,但当我后来刷掉所有评论之后,我发现不少与此相类似的小号id,说明确有其事。这个事情我觉得真的情节非常恶劣了。说到底就是一个网上的事儿,有人居然特意为了它开了十几个小号,言辞文明些的就用来在评论里冷嘲热讽,恶毒些的就用来私信骂人。过分了吧?且不论聆雪做错了什么事儿,就作为一个人,他理应收到这些不正当不光明的负面消息吗?


 


二:这个长条(七曜聚聚聆雪聚聚)在微博抽奖。这个真的让我感觉特别不舒服。这个举动使整个长条的性质从“义举”直接降到了小学生选大队委发传单的时候顺便送支笔。挂人归挂人,抽奖真的过分了。就是因为一和二这两件事,本阴谋论者有一个猜想,就是这件事是有组织有计划,就是为了踩聆雪,七曜只不过正好撞到枪口上,跟某国某大公被谋杀事件引发了一战一样。


 


三:我在忘了哪条文字下面看到一个人对一个聆雪粉说“你这个智商也就只能看看聆雪的文了”。这种赤裸裸的人身攻击我也是不能接受的。这个人也只是正好被我看到了,类似的前面几百条评论里面多的是。因此不管聆雪的对错,我都要说一下,我很喜欢他写的东西,就算他真的戏精,真的人品不好,也不希望你们否认文字本身,或者是否认其读者。


 


然后就是一些个人分析,如果因为对事实了解的不清楚有误区,还请指出。


 


首先是七曜。


第一,他抄袭这件事还真的不是盖章的。生铁落确实也没有给他定罪,那么不管这是出于什么,直接在各种长条/声明等中指责七曜抄袭在我看来是不合适的。


第二,关于退圈重新回来接本。装小白这点我也是很不喜欢了,但是开小号这个事我觉得可以接受,只要不要再过度临摹借鉴就ok。毕竟当时退了圈,你也不能要求他一辈子再也不画喻黄,在我这里只要不再接本就ok,而《双重回响》这个是一个很久之前就约定好的“订单”,所以个人觉得,只要这次的作品不是抄袭的,就可以接受。


也不想为七曜说更多了,因为从个人角度也不是很喜欢他的一些行为,以上只是想说个人觉得在长条中一再扒七曜究竟是怎么抄袭的其实偏题了。因为一他抄袭并没有被盖棺定论,二这件事其实与他很久之前的抄袭并无太大关系。就像一个人犯罪入狱之后出狱时你一点机会也不给他,个人认为是稍显过分的事情。


 


其次是聆雪。


第一,关于他到底犯了什么错。我仔细阅读了长条,然后又一一从lof中翻出了被截出评论的来源。在这里我想一一反驳。


 


一:


长条指责聆雪“写杂食却自称洁癖,错的是欺骗而不是杂食”


(很抱歉要插一句个人言论,就是这一句话再次给了我浓浓的商业运作感,使本阴谋论者觉得这事并不简单)


 


关于这点,我仔细看了长条中附的两张图。我注意到聆雪说自己洁癖时是在贴吧宣传自己的lof账号。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请读者放心,这个号里的东西都是喻黄洁癖。


我觉得没毛病啊。


 


 


一:


长条指责聆雪“在标明喻黄向且只打了喻黄单tag的情况提供拆逆内容yy空间”。


 


附聆雪当条评论:


如果说聆雪这个账号标注喻黄不拆是有什么为我自己着想的,那就是减少ky。一篇涉及人物众多的娱乐圈文必然有供杂食朋友YY其它CP的余地。我虽然也杂食,但不愿自己的喻黄文下出现拆逆言论。


 


好了,我觉得我打到这里已经不用继续了。


这条我觉得我都不怎么需要费力,只需要各位稍稍仔细看一下就行了。聆雪在评论中说的是为了防止给拆逆内容的yy空间,所以在聆雪主页标注喻黄不拆。很清晰了吧?


如果足够清晰,请您收回这一条指责。


 


二:


长条指责聆雪“地图炮CP 对纯食党两种面孔”


这一段指责我觉得真的非常非常过分了,每一条评论都在断章取义,非常的过分(词穷了)。


 偶尔也想搞事情回复了  Rikii:你喻黄家这么牛逼啊?清真到这份儿上也是绝,刷个cpy文学心理上还不适应,请问您瞧见虫爹的时候,怎么不问问他是不是也觉得只有喻文州才能和黄少天困告?


你们就看见了这个,你们知道Rikii同学之前说了什么吗?


回复了  豆荚张:呃,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我觉得洁癖的人虽然可能会跟非洁癖一起玩耍,但是不会请拆家画手来画自己家的本子吧。。这样还是挺微妙的,也不是说买不买的问题,喻黄家妹子心理上多少会有点不适应。。


所以这个问题本身在于聆雪请了一个all黄的staff的争论,偶尔姑娘认为喻黄本也可以请一个all黄的太太来画画,请问这与本题有任何关联吗?没有。




聆雪回复了  夜:我有什么必要特意标注出人家太太个人的CP爱好?笑出声了都,那干脆每个人名后边都跟个括弧呗,来来来我先标我的【真爱喻黄,啥都爱吃】 顺便,我乐意照顾的是洁癖,不是清真,希望清真不要在我家门口自爆,谢谢。


你们就看见了这个,你们知道夜同学之前说了什么吗?


夜:直接在公告上面写上画手是all黄,清真的慎买不就好了?这样不介意的人继续拍,介意的人也不用买了之后后悔。没啥好争论的




这位同学提出了一个非常搞笑的观点,叫做以后发宣图需要在每个staff后面标注他所吃的cp,聆雪的回应有问题吗?况且,这一切与本题有关吗?没有。


 


聆雪:来搅局的见一个拉黑一个,是不是软萌人设卖多了真让你坛觉得我是好踩的了?我就是乐意惯着洁癖读者,在本账号任何内容下提及拆逆喻黄都是KY谢谢,写别的CP我也乐意偷偷摸摸憋屈着写,怎么碍着您们的眼了?双重的本我一定会出好,不劳任何人操心。


首先给各位定义一下这里的搅局。这条评论是在初宣发出过后底下一片乌烟瘴气,全是在吵all黄staff的事情的时候发出的。也就是说这里的搅局就是在本宣之下提及此事,这里的ky也专指那些非要扯all黄的人,别的cp偷偷摸摸写指聆雪这个号底下不会有喻黄。


所以这里哪里有两种面孔?聆雪自始至终都在维护这个号里喻黄不拆逆的氛围。请不要断章取义。


请撤回这段对聆雪的指责。


三:长条指责聆雪“一口一个你坛 强行不知黑称”


 


聆雪回复了 夜:您比哪个清真话都多,还“想听从就听从”,怕是YH大帝本帝吧。我怎么发宣是我自个儿的事,就不劳您指点江山了,快歇驾吧。


 


你们就看到了这个,你们知道夜同学之前说了什么吗?我给你们贴一下之前所有与他有关的评论。


 


夜:直接在公告上面写上画手是all黄,清真的慎买不就好了?这样不介意的人继续拍,介意的人也不用买了之后后悔。没啥好争论的


聆雪回复了 夜:我有什么必要特意标注出人家太太个人的CP爱好?笑出声了都,那干脆每个人名后边都跟个括弧呗,来来来我先标我的【真爱喻黄,啥都爱吃】顺便,我乐意照顾的是洁癖,不是清真,希望清真不要在我家门口自爆,谢谢。


夜回复了 聆雪:想改就改,不想改也无所谓啊,这本来就是看自己怎么想的,别人又管不着


冰冷的花菜回复了 夜:照这么说不如先给印刷厂的工人、送快递的小哥先做一圈调查好了 你们喻黄不喻黄?不喻黄我要把你们记下来公告哦! 一个喻黄的本子请一位画手画了喻黄的图仅此而已


夜回复了 冰冷的花菜:我只是提了一个减少争吵的方式而已。我本人杂食又不是清真,我连那个画手不是纯喻黄画手都不清楚。想听从就改,不想听从就让评论接着吵呗。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夜回复了 ^菲^:今天吵起来是因为有人认出有个画手不是纯喻黄了啊,我认不出,我也不在乎画手是什么属性,爱找哪个画手找哪个。加句话是防止纯食和清真的人误入而已,这样减少争吵。不想加也无所谓啊,我本来也不怎么看画手是谁


聆雪回复了 夜:您比哪个清真话都多,还“想听从就听从”,怕是YH大帝本帝吧。我怎么发宣是我自个儿的事,就不劳您指点江山了,快歇驾吧。


 


看了完整版你觉得聆雪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踩nili喻黄CP?你还觉得YH大帝在嘲你CP洁癖?这不就是嘲讽了一个圈管吗?咋了?


再附聆雪本人在评论中的解释


 


某在斯回复了 聆雪:太太,“大帝”这个词应该是对喻黄的黑称……这样说不太好吧_(:з)∠)_


聆雪回复了 某在斯:不好意思,我不混圈,并不知道是黑称,在我的观念里就是个很多年就有戏谑说法,嘲讽该指点江山的土皇帝个人而已,没有群嘲之意。


 


在这里我又要阴谋论了,长条君,你怎么不发这条解释呢?在微博中聆雪语气很冲,明显当时心情不好,自然解释的言论也很难让大家接受,你怎么不发这条解释呢?这条就是在被指出这一点之后立即回复的,可信性更高吧?


如果无法反驳,请撤销这段对聆雪的指责。


 


四:长条指责聆雪“写叶喻打喻黄tag”


关于这个我真是totally speechless,毫无逻辑可言,骗的就是那些看长条懒得仔细看的人(不幸的是这类人正巧是大多数)。


下附聆雪原文。


 


我的文,哪俩是CB、哪对是CP自然由我来定夺,我觉得该打什么TAG就打什么TAG,改天我兴起写它一部叶和喻为主角的友情向大长篇,只要哪章带着我CP露脸了,我照样在【叶/喻】标题下打喻黄TAG,如果不幸碍着了哪位圈管的眼,艾玛那可真是正合我意,想想都忍不住抚掌称快。


 


我ballball你们仔细看,这说的是叶/喻为主角的友情向大长篇吧?长条君哪只眼睛看见是叶喻了啊?打喻黄tag,而它也的确是喻黄。不懂哪里有撕点。


如果无法反驳,请撤销本段对聆雪的指责。


 


四:长条指责“聆雪《双重回响》番外夹带叶喻私货”


 


我再次ballball你仔细看。首先,聆雪在贴吧中描述的剧情不是在双重回想原文中的吗……何来番外一说?其次,这描述的感情也只是电影剧本里的吧?能不能不要偷换概念啊???人演戏你还不允许人家有段感情戏了?有段感情戏人家就在一起了?什么逻辑啊???我怎么没看懂呢???


如果没有反驳,请撤销此段对聆雪的指责。


 


好了,没了,我bb完了。中老年也不会做精美的长条。你看人长条君,那个1234多精美,那个一条条“证据“多专业,怕不是收了钱了。


 


这玩意儿我做了一晚上,写了4200字,真希望我EE也能写得这么愉快而顺利。明天数学要查folder,历史还有in-class essay,说起来对我来说真的是个很不理智的举动了。因为本人一向自诩游离在圈子之外,萌全职将近三年,向来穿梭在各类撕逼中,从来没有干过今晚这种事。最迷幻的是聆雪太太其实也根本不是我最喜欢的那些太太之一,说的冷酷一点感情其实并不怎么深。


所以我自我总结了一下,今天干这事儿主要是实在受不了这风气了。人云亦云人身攻击,关键这长条还到处断章取义胡说八道。


没抽奖,各位自便。

说给某批判聆雪的长条君

把挂人微博仔细看看不要聆言聆语。还有评论底下的豆荚张说了好多次了自己屁股擦擦干净,吸吸。

琢雀:

不占tag了,免得打扰吃粮的各位。


仅圈一下当事人 @聆雪  @说给七曜聚聚和聆雪聚聚七曜不想@了 ,不是主角


顺便不管您有没有反驳的内容,希望长条君给我一个推荐,太爽了


刚刚看了一下本文主要批判的长条居然还删掉了,现已转发到我的lof,可点开主页观赏。


 排版好像有点问题,不想管了,看得懂就行


有关注聆雪太太,还挺喜欢他的《双重回响》的。所以一开始真的很懵逼。有几句话想说说,大号全职无关,所以用这个刷文小号说两句。因为比较中老年所以很多功能都不会用,评论原文摘录等都是手打,若有瑕疵,还请包涵。


本人并非喻黄洁癖。


 


刚刚把tag热门里那个“七曜聚聚聆雪聚聚”看完了,稍微总结了一下,就是说七曜抄袭,说好了退圈还开小号接图;聆雪包庇,他本人还是个戏精。


 


是这意思吧?


 


最重要的东西放在最前面,在从一个(自认为的)理性的状态为他们两位辩解几句之前,我想说几个让我特别不舒服的事情,也是我决定发这一条的主要原因。


 


一:聆雪所受到的人身攻击。必须承认,在一开始看到聆雪的回应帖中的那几个非常过分的私信之后,多疑的我有思考过“聆雪是一个戏精然后自己自导自演了这一切”这个事儿的可能性,但当我后来刷掉所有评论之后,我发现不少与此相类似的小号id,说明确有其事。这个事情我觉得真的情节非常恶劣了。说到底就是一个网上的事儿,有人居然特意为了它开了十几个小号,言辞文明些的就用来在评论里冷嘲热讽,恶毒些的就用来私信骂人。过分了吧?且不论聆雪做错了什么事儿,就作为一个人,他理应收到这些不正当不光明的负面消息吗?


 


二:这个长条(七曜聚聚聆雪聚聚)在微博抽奖。这个真的让我感觉特别不舒服。这个举动使整个长条的性质从“义举”直接降到了小学生选大队委发传单的时候顺便送支笔。挂人归挂人,抽奖真的过分了。就是因为一和二这两件事,本阴谋论者有一个猜想,就是这件事是有组织有计划,就是为了踩聆雪,七曜只不过正好撞到枪口上,跟某国某大公被谋杀事件引发了一战一样。


 


三:我在忘了哪条文字下面看到一个人对一个聆雪粉说“你这个智商也就只能看看聆雪的文了”。这种赤裸裸的人身攻击我也是不能接受的。这个人也只是正好被我看到了,类似的前面几百条评论里面多的是。因此不管聆雪的对错,我都要说一下,我很喜欢他写的东西,就算他真的戏精,真的人品不好,也不希望你们否认文字本身,或者是否认其读者。


 


然后就是一些个人分析,如果因为对事实了解的不清楚有误区,还请指出。


 


首先是七曜。


第一,他抄袭这件事还真的不是盖章的。生铁落确实也没有给他定罪,那么不管这是出于什么,直接在各种长条/声明等中指责七曜抄袭在我看来是不合适的。


第二,关于退圈重新回来接本。装小白这点我也是很不喜欢了,但是开小号这个事我觉得可以接受,只要不要再过度临摹借鉴就ok。毕竟当时退了圈,你也不能要求他一辈子再也不画喻黄,在我这里只要不再接本就ok,而《双重回响》这个是一个很久之前就约定好的“订单”,所以个人觉得,只要这次的作品不是抄袭的,就可以接受。


也不想为七曜说更多了,因为从个人角度也不是很喜欢他的一些行为,以上只是想说个人觉得在长条中一再扒七曜究竟是怎么抄袭的其实偏题了。因为一他抄袭并没有被盖棺定论,二这件事其实与他很久之前的抄袭并无太大关系。就像一个人犯罪入狱之后出狱时你一点机会也不给他,个人认为是稍显过分的事情。


 


其次是聆雪。


第一,关于他到底犯了什么错。我仔细阅读了长条,然后又一一从lof中翻出了被截出评论的来源。在这里我想一一反驳。


 


一:


长条指责聆雪“写杂食却自称洁癖,错的是欺骗而不是杂食”


(很抱歉要插一句个人言论,就是这一句话再次给了我浓浓的商业运作感,使本阴谋论者觉得这事并不简单)


 


关于这点,我仔细看了长条中附的两张图。我注意到聆雪说自己洁癖时是在贴吧宣传自己的lof账号。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请读者放心,这个号里的东西都是喻黄洁癖。


我觉得没毛病啊。


 


 


一:


长条指责聆雪“在标明喻黄向且只打了喻黄单tag的情况提供拆逆内容yy空间”。


 


附聆雪当条评论:


如果说聆雪这个账号标注喻黄不拆是有什么为我自己着想的,那就是减少ky。一篇涉及人物众多的娱乐圈文必然有供杂食朋友YY其它CP的余地。我虽然也杂食,但不愿自己的喻黄文下出现拆逆言论。


 


好了,我觉得我打到这里已经不用继续了。


这条我觉得我都不怎么需要费力,只需要各位稍稍仔细看一下就行了。聆雪在评论中说的是为了防止给拆逆内容的yy空间,所以在聆雪主页标注喻黄不拆。很清晰了吧?


如果足够清晰,请您收回这一条指责。


 


二:


长条指责聆雪“地图炮CP 对纯食党两种面孔”


这一段指责我觉得真的非常非常过分了,每一条评论都在断章取义,非常的过分(词穷了)。


 偶尔也想搞事情回复了  Rikii:你喻黄家这么牛逼啊?清真到这份儿上也是绝,刷个cpy文学心理上还不适应,请问您瞧见虫爹的时候,怎么不问问他是不是也觉得只有喻文州才能和黄少天困告?


你们就看见了这个,你们知道Rikii同学之前说了什么吗?


回复了  豆荚张:呃,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我觉得洁癖的人虽然可能会跟非洁癖一起玩耍,但是不会请拆家画手来画自己家的本子吧。。这样还是挺微妙的,也不是说买不买的问题,喻黄家妹子心理上多少会有点不适应。。


所以这个问题本身在于聆雪请了一个all黄的staff的争论,偶尔姑娘认为喻黄本也可以请一个all黄的太太来画画,请问这与本题有任何关联吗?没有。




聆雪回复了  夜:我有什么必要特意标注出人家太太个人的CP爱好?笑出声了都,那干脆每个人名后边都跟个括弧呗,来来来我先标我的【真爱喻黄,啥都爱吃】 顺便,我乐意照顾的是洁癖,不是清真,希望清真不要在我家门口自爆,谢谢。


你们就看见了这个,你们知道夜同学之前说了什么吗?


夜:直接在公告上面写上画手是all黄,清真的慎买不就好了?这样不介意的人继续拍,介意的人也不用买了之后后悔。没啥好争论的




这位同学提出了一个非常搞笑的观点,叫做以后发宣图需要在每个staff后面标注他所吃的cp,聆雪的回应有问题吗?况且,这一切与本题有关吗?没有。


 


聆雪:来搅局的见一个拉黑一个,是不是软萌人设卖多了真让你坛觉得我是好踩的了?我就是乐意惯着洁癖读者,在本账号任何内容下提及拆逆喻黄都是KY谢谢,写别的CP我也乐意偷偷摸摸憋屈着写,怎么碍着您们的眼了?双重的本我一定会出好,不劳任何人操心。


首先给各位定义一下这里的搅局。这条评论是在初宣发出过后底下一片乌烟瘴气,全是在吵all黄staff的事情的时候发出的。也就是说这里的搅局就是在本宣之下提及此事,这里的ky也专指那些非要扯all黄的人,别的cp偷偷摸摸写指聆雪这个号底下不会有喻黄。


所以这里哪里有两种面孔?聆雪自始至终都在维护这个号里喻黄不拆逆的氛围。请不要断章取义。


请撤回这段对聆雪的指责。


三:长条指责聆雪“一口一个你坛 强行不知黑称”


 


聆雪回复了 夜:您比哪个清真话都多,还“想听从就听从”,怕是YH大帝本帝吧。我怎么发宣是我自个儿的事,就不劳您指点江山了,快歇驾吧。


 


你们就看到了这个,你们知道夜同学之前说了什么吗?我给你们贴一下之前所有与他有关的评论。


 


夜:直接在公告上面写上画手是all黄,清真的慎买不就好了?这样不介意的人继续拍,介意的人也不用买了之后后悔。没啥好争论的


聆雪回复了 夜:我有什么必要特意标注出人家太太个人的CP爱好?笑出声了都,那干脆每个人名后边都跟个括弧呗,来来来我先标我的【真爱喻黄,啥都爱吃】顺便,我乐意照顾的是洁癖,不是清真,希望清真不要在我家门口自爆,谢谢。


夜回复了 聆雪:想改就改,不想改也无所谓啊,这本来就是看自己怎么想的,别人又管不着


冰冷的花菜回复了 夜:照这么说不如先给印刷厂的工人、送快递的小哥先做一圈调查好了 你们喻黄不喻黄?不喻黄我要把你们记下来公告哦! 一个喻黄的本子请一位画手画了喻黄的图仅此而已


夜回复了 冰冷的花菜:我只是提了一个减少争吵的方式而已。我本人杂食又不是清真,我连那个画手不是纯喻黄画手都不清楚。想听从就改,不想听从就让评论接着吵呗。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夜回复了 ^菲^:今天吵起来是因为有人认出有个画手不是纯喻黄了啊,我认不出,我也不在乎画手是什么属性,爱找哪个画手找哪个。加句话是防止纯食和清真的人误入而已,这样减少争吵。不想加也无所谓啊,我本来也不怎么看画手是谁


聆雪回复了 夜:您比哪个清真话都多,还“想听从就听从”,怕是YH大帝本帝吧。我怎么发宣是我自个儿的事,就不劳您指点江山了,快歇驾吧。


 


看了完整版你觉得聆雪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踩nili喻黄CP?你还觉得YH大帝在嘲你CP洁癖?这不就是嘲讽了一个圈管吗?咋了?


再附聆雪本人在评论中的解释


 


某在斯回复了 聆雪:太太,“大帝”这个词应该是对喻黄的黑称……这样说不太好吧_(:з)∠)_


聆雪回复了 某在斯:不好意思,我不混圈,并不知道是黑称,在我的观念里就是个很多年就有戏谑说法,嘲讽该指点江山的土皇帝个人而已,没有群嘲之意。


 


在这里我又要阴谋论了,长条君,你怎么不发这条解释呢?在微博中聆雪语气很冲,明显当时心情不好,自然解释的言论也很难让大家接受,你怎么不发这条解释呢?这条就是在被指出这一点之后立即回复的,可信性更高吧?


如果无法反驳,请撤销这段对聆雪的指责。


 


四:长条指责聆雪“写叶喻打喻黄tag”


关于这个我真是totally speechless,毫无逻辑可言,骗的就是那些看长条懒得仔细看的人(不幸的是这类人正巧是大多数)。


下附聆雪原文。


 


我的文,哪俩是CB、哪对是CP自然由我来定夺,我觉得该打什么TAG就打什么TAG,改天我兴起写它一部叶和喻为主角的友情向大长篇,只要哪章带着我CP露脸了,我照样在【叶/喻】标题下打喻黄TAG,如果不幸碍着了哪位圈管的眼,艾玛那可真是正合我意,想想都忍不住抚掌称快。


 


我ballball你们仔细看,这说的是叶/喻为主角的友情向大长篇吧?长条君哪只眼睛看见是叶喻了啊?打喻黄tag,而它也的确是喻黄。不懂哪里有撕点。


如果无法反驳,请撤销本段对聆雪的指责。


 


四:长条指责“聆雪《双重回响》番外夹带叶喻私货”


 


我再次ballball你仔细看。首先,聆雪在贴吧中描述的剧情不是在双重回想原文中的吗……何来番外一说?其次,这描述的感情也只是电影剧本里的吧?能不能不要偷换概念啊???人演戏你还不允许人家有段感情戏了?有段感情戏人家就在一起了?什么逻辑啊???我怎么没看懂呢???


如果没有反驳,请撤销此段对聆雪的指责。


 


好了,没了,我bb完了。中老年也不会做精美的长条。你看人长条君,那个1234多精美,那个一条条“证据“多专业,怕不是收了钱了。


 


这玩意儿我做了一晚上,写了4200字,真希望我EE也能写得这么愉快而顺利。明天数学要查folder,历史还有in-class essay,说起来对我来说真的是个很不理智的举动了。因为本人一向自诩游离在圈子之外,萌全职将近三年,向来穿梭在各类撕逼中,从来没有干过今晚这种事。最迷幻的是聆雪太太其实也根本不是我最喜欢的那些太太之一,说的冷酷一点感情其实并不怎么深。


所以我自我总结了一下,今天干这事儿主要是实在受不了这风气了。人云亦云人身攻击,关键这长条还到处断章取义胡说八道。


没抽奖,各位自便。

说您是讨饭聚聚不止是出本圈钱歇歇。还有放弃自己的心肝cp来喻黄讨热度,夹私货咯。虽然热度真的很惨不忍睹,然而这样还是永无止境的碰瓷粉红。贱货本贱,当个笑话看看还是很有趣的。

聆雪:

喻黄同人志《双重回响》的企划终止,未来将不会进行任何形式的销售。


计划中的全部番外都会在网络上公开,全部完成后依然会进行校对,公开封面PSD和文档PDF文件,方便有自印需求的朋友,也会提供全文txt下载。


与几位画手太太的约稿则看太太们的个人意愿,已出草稿的我会补偿损稿费,愿意继续成稿的话,我依然支付全部稿费,最后将原图与封面、文档一并放出,供喜欢的朋友自取。




出本是毫无疑问的商业行为,面向受众是所有喜欢这一CP的人群。在所有黑锅脏水中,我唯一无法自证的就是“出本不为赚钱”,哪怕我和代理核算的定价就在赔钱边缘,只要我出,那么就是在向某圈“讨饭”。那好,我就不出了。


实际上抛开客观原因,这件事除了能让我空余出一部分精力,不再绷着弦赶死线,没有任何好处,是真正意义上的让亲者痛、仇者快,无异于在向阴沟里的臭虫们举白旗。


不过还是要掰扯清楚立场,小辣鸡们压根没资格和我论“输赢”。这件事从头到尾的性质都是清真老师们蹭着《双重回响》出本的热度试图抹黑其作者罢了。这些玩意儿抱团抱得群魔乱舞乌烟瘴气,纯靠恶毒诋毁和瞎瘠薄造谣把节奏带上了西天,也没能让我掉下去1%的粉。


我再清楚不过,最能膈应到它们的,唯有我不受影响地产出。继续出本自然一点毛病没有,但着眼于当前,为了能让自己轻松点,我还是做了这么自私的决定。


我真的对不起,对不起每一位期待过本子的朋友,最最对不起一路以来追过来的各位。


两年多以来,时常被询问出本之事,对我而言,大概可以说是个甜蜜的负担——作品一直被关注、被肯定让我非常有成就感,而公开说过太多次会出,也总是被问着同一个问题,还有那么点点不耐烦。


清真党所谓“打脸”都不过是笑话。这一次我才是真的打脸。


现在再回想起每次回复“会出,一定会出”那种理所应当的心情,筹备过程中每一个构思多时的设想得以达成的欢欣雀跃,封闭多日的感性情绪就像是泄了闸,一发不可收拾。


也不是想跟这儿煽情,说真心话,影响到正常读者的情绪是我最不愿看到的事。而对于一直支持、维护我的朋友,无以言表的感激不必说,更多的还是无尽的歉意与愧疚。尽管我并无过错,也是我连累你们遭受攻击谩骂,我才是什么都做不了的那个人,如今还要让你们长久以来的期待落空,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唯有抱歉,千千万万遍。


总共写了这么几个字,我仿佛是脑子生了锈,不知不觉对着文档打了快六个小时。但这次是真的结束了,任什么鬼东西如何跳脚也不会再影响我的生活。


说起来,接受不了我杂食或者对于画手的看法有分歧而取关完全不是问题,哪怕背后踩上几脚也无所谓,只要别来我跟前KY就成,谢谢这些朋友。愿意继续关注我的各位请放心,我还会如常写下去,本账号下永远喻黄不拆,我爱你们。


哦最后怎么能忘了萌萌的小艾斯比们,再来爸爸的地盘上撒野,照旧来一个怼一个,怼完就拉黑,和爸爸顶嘴的机会是不存在的=w=

居然被屏蔽了

没事再发一遍

作者聆雪维护抄袭作者,骂cp黑称,写拆逆却标榜洁癖,地图炮整个圈子。垃圾。

莫惊烟瞑:

评论的粉丝还有脸说别人开小号,我这个就是大号。
一边白莲卖惨一边不解释黑历史不解释支持抄袭者的行为,非常恶心。




维护抄袭画手的锤见这条微博和评论




https://m.weibo.cn/status/4162869660665377




她在贴吧写叶喻文,在微博diss喻黄清真粉




https://mdrive.wps.cn/preview/l/s5j4a9a


我抄袭你包庇我们是相亲相爱一家人。

https://m.weibo.cn/6386025715/4163862452236214

微博有抽奖,欢迎大家围观

占tag抱歉,但是关于这两天双重回响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有些东西不得不向大家直观地展示,希望大家在看完以下图片内容后考虑清楚是否购买,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牵连无辜的太太了,人心肉长,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今天聆雪聚聚讨饭了吗##今天七曜聚聚道歉了吗#

ps:补充了聆言聆语

※内含多图